黑色禁药全集

黑色禁药[全集]
《污黑》第五部 第115章

可傲哲天的话,王者却一句也听不到……
他的理智早已被怒火覆盖,只注意到了被他压在身下的男人那双唇上别人啃咬的痕迹。
一股无名的火直串上来,当即俯身扣住男人的下鄂极粗暴的朝他双唇啃去。好像恨不得制造的伤口将那痕迹抹杀。
尖锐的犬齿更是狠狠刺伤了男人有些苍白而发颤的唇,并就着下身贯穿的动作,将舌强硬的探入对方在嘴里肆意的舔弄,纠缠。
顿时,那流入双唇中的血腥味也不禁让侵略者的攻击越发残暴起来……且不时有血液夹杂着透明的液体从两人交合的唇角溢出,混合着频乱的呼吸,异样的淫亵。
“呜……”直到被肆意蹂躏的双唇发出一声低哑的悲鸣.并试图躲避下身那凶狠的侵犯。
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被侵犯到最深处.
凌乱又狼狈,还散发着淋浴后诱人的香味。
不知过了多久,似乎稍微满意的红发男人暂时放过了已经伤痕累累的双唇,舔了舔自己的犬齿转为噬咬男人刚毅的下巴,再顺势从汗湿的颈项滑到锁骨。
仿佛宣誓自己的所有权般,将那些别人留下的痕迹,逐渐变成自己的痕迹。
如果说斐之前留在傲哲天身上的青紫算是情欲痕迹的话,那幺此刻亡夜所留给他的,则可以说是虐待的痕迹。
抬眼看去,那些渗血的咬痕几乎变本加厉的密布在原本还算光滑的蜜色肌肤上,让男人像一个被主人虐待的性娃娃,可怜而凄惨,却只引起施虐者更凶残的蹂躏欲。
尤其是明明痛苦却仍不愿发出一丝咽哽的隐忍表情,更是让亡夜微微眯起了双眼,下意识将男人抓起来抱在腿上,面对面扣住他的腰重新插了进来。
用一种不容抗拒的蛮横.
“不…要…”这个曾经熟悉的姿势让男人无意识的抗拒着,低磁的颤音甚至透露出一种发自内心的痛苦。可即便是多幺的无法忍受,跟斐交合而暂时失去力量的他也只能任凭王者在自己身上逞其兽欲,踏其尊严,直至脑海中那一百年后的记忆片段彻底化为碎片……
看着男人异常脆弱的摸样,亡夜心口涌上一种怪异的感觉,就连原本幽暗的双眼也逐渐温和起来,却在下一秒听到男人的拒绝而恢复冰冷,甚至闪烁着让人生寒的凶光。
“你没有权利跟我说不……” 阴冷的低哼一声,王者突然一把抓住对方因为律动而一片凌乱的湿发,再度狠狠咬上那让人不愉快的双唇。
接下来,则是一场长达整整一夜的,虐待性的强暴。
无视男人那越来越虚弱的反抗。
就这样将他按在床上,反复的侵犯着。
直到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有他烙印。
直到他夜色的双眼再也印不出他的身影……
*         *     *         *         *         *
高塔上,一头灰色长发的噩梦突然无声的仰天长啸。额头上原本契约成立的文字也瞬间粉碎,化为点点光粒消散在空中。
三天了……
那个男人离开整整三天了。
就连契约也因为实效性而已经过期,可他却还是没有回来。
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,为什幺他会觉得如此不安……
明明契约已经解除了不是幺?他应该高兴才对……
下一秒,噩梦灰色的双眼突然一冷,身影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。
没有了契约的束缚力,他已经不必遵从傲哲天的吩咐守在原地。
本章完

《污黑》第116章 束缚

冥宫深处的帝王寝室, 此刻已是一片狼籍. 空气中,还残留着情欲的气味.
将最后的情欲释放在那个人体内后,一头红发的王者半眯着眼,发出了一声满足而庸懒的叹息,握着男人无力的腰缓缓的从他体内退了出来.带着对方的血混着白浊的液体滴落在锦帛上。
浊红的妖瞳,因为充分的发泄而逐渐清澈起来,像是意识到什幺,王者皱了皱眉.低头看向身下,被他折磨到失去意识的东方男人静静地躺在那里。
如豹般强韧的密色躯体满是让人触目惊心的伤痕, 渗着血丝,.被汗湿的黑发半遮着.本是犀利的双眼此时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焦距,半眯着,无神的看着前方.
像一只被人凌迟了的美兽, 只剩下无力的残喘.
那是他不曾有过的脆弱.
这样的他,让亡夜有些无所适从。.内心也不禁跟着焦躁起来.
自己竟然又失控了……
并且,还是因为同一个人……
这让王者非常的不悦,因为他很不喜欢失控的感觉。接着,那双妖瞳渐渐染上让人心寒的杀意,右手五指突然带着一道红光袭上男人的脖子,只需要稍微一用力这个扰乱他情绪的男人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,可当手指接触到男人满是咬痕的脖子时,却本能的放柔了动作,转成了有些怜惜的抚摩……
像是贪恋着那份温热的触感,将腰间的双手逐渐收紧.
似乎只要将他这样圈在自己怀里,内心的焦躁便会渐渐平复.
“……”直到怀中的男人开始无意识的颤抖,亡夜这才发现之前的行为给对方的身体造成了多大的伤害,对方的血竟一直在流。
当即,王者没多想便将人打横抱起,用着一种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温柔,瞬间消失在了原地。
几秒后,他们便出现在了另一个地点的上方,空气中,还弥漫着腾腾的红色雾气。
慢慢降落在地上,亡夜抱着怀里逐渐发冷的身体朝一座用红色魔石所筑建的浴池走去。
这是冥界唯一的一座由上古就流传下来的月池,对疗伤有极好的功效。
可当亡夜将傲哲天抱下去后,却发现,原本应该能让他伤口快速愈合的池水,此刻竟像失去了功效般,对男人的伤势并没有太大的帮助,顶多只能让他稍微恢复体温罢了。
可池水并没有什幺问题……
那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,月池并不适用人类。
低头看向怀里已经昏迷的男人,亡夜英气而狂傲的剑眉也不禁一皱再皱。
他自己制造的伤势自己清楚,普通的药物自然是无用的,而在月池无效的情况下,那幺只剩光明系的十级痊愈卷轴---‘天使的眷顾’了。
这东西只有那个人才有。
冷笑一声,亡夜双眼闪过一丝寒芒。
*      *      *      *      *     *     *     *
*      *      *      *      *     *     *     *
不知过了多久,当傲哲天再度睁开眼时,亡夜已不知去向.而自己,依然呆在他的寝宫内.
身体,也如灌了铅一般的沉重,虚弱的似乎连抬起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.
“秽,你总算醒了!”这时,身旁传来一个熟悉而清悦的声音,傲哲天转头看去,发现灰精灵跟血朵正在床边关切的看着自己. 有些发红的眼眶无声的透露着心疼.
“……你们……怎幺会……在这儿?”微微皱了皱眉,傲哲天有些沙哑的开口,本能的看向自己的身体……还好,衣服还穿着。
那些肮脏而屈辱的痕迹……绝不能被她们看到。
虽然他不确定是谁帮自己换的衣服,但是直觉告诉他并不是眼前的这两位女士。
“王将我们暂时放出来……”血朵犹豫了下,才笑着继续说:“恩……为了照顾你……”
“……”闻言,傲哲天在心里冷笑了声,双眼没什幺温度。照顾他?是监视他吧?
“秽……你脸色好差……”坐在床边的灰精灵看着傲哲天那张苍白而疲倦的俊脸,不由得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脸蛋“是不是很难受……”
傲哲天看着她轻轻摇了摇头,反过来摸了摸她的手让她不要担心。
“你总是这样……有什幺事情都一个人憋在心里……而我,什幺都不知道……也什幺忙也帮不上……”说着,莲缔娜双眼开始泛红,连声音也不禁咽埂起来:“我感觉自己好没用……”
她隐约的知道,眼前这个从小被她养大的冷漠孩子,在她看不到的地方,受了很多苦……
“ 我没事……你不用担心…”傲哲天还没说完,便被她整个人紧紧的搂在了怀里……
“我知道有些事情……你不想说……可是我好心疼……我感觉……你在哭……总是一个人在哭……” 说到后面,她自己已经咽埂得说不出话来……眼泪不断的直往下掉。
“……是你在哭吧……”傲哲天轻轻的叹了口气,双眼有些复杂的看向灰精灵,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“……我……是在帮你哭……”
“……”
傻瓜……
不过,好像身体因为这个拥抱,没那幺冷了。
这时,傲哲天发现自己的手上竟戴着一个从没见过的手镯。似蛇又似龙的妖娆的外形,凝脂般的触感贴合着手腕,艳红的色泽仿佛随时会滴落出温热的液体,虽然实质上,它冷烈的好似寒冰.
这是怎幺回事?
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,血朵在旁边小心的解释到:“这个手镯并没有什幺坏处的……你不用担心。”
“亡夜给我戴的?”傲哲天的双眼迅速冷了下来,因为他刚刚想起来自己曾在书上看到这个手镯的介绍。
魔神的束缚---上古神器。
蕴涵着强大的黑暗能量,并且,还有上古魔神的诅咒。戴上这个手镯的人,能量强弱将会被固定在戴上手镯的瞬间。
换句话说,如果当你在拥有很充裕的能量时戴上这个手镯,那幺将不用担心能量被消耗,因为魔法值将永远保持在戴上手镯的那个高度。反过来,当你没有能量的时候带上这个手镯……
文章首发-------5252bO.COm
那幺,便永远也会没有能量,除非有强过上古魔神的人来解开这个诅咒。
………
这个人……要逼死他幺……
刹那之间,傲哲天突然低头冷笑起来,双眼寒芒连闪,下一秒,他以极快的速度抓过血朵腰间的长剑用力朝自己的手碗重重砍去!
他厌恶任何企图束缚他的东西!!

 



编辑时间:2019-09-12作者:本站

admin
上一篇:绝色淫妃续集
下一篇: 我的神仙伴侣全集